歡迎您訪問中國閥門信息網官方網站 | 請登錄 | 免費注冊
客服熱線: 024-25653780 | 會員服務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傳播屬于全行業的知識和智慧
  • 當前位置 : 中國閥門信息網 > 資訊 > 趨勢分析
    環保產業民企為何紛紛混改?
    發布時間:2019-12-11  中國閥門信息網   閱讀數:579    

    民企“賣身”,很大原因是融資難。2018年環保上市公司的整體跌幅達到50%左右,在A股所有板塊中名列倒數第二。2019年同樣不樂觀,到目前為止環保板塊跌幅約5%,而同期上證指數則是上漲16%,相差了約20%,遠遠落后于整個大勢。

    相較于邊界清晰的污水廠,國企進場后,承接了不少邊界不清晰的項目,如城市水環境治理。

    環保產業正在經歷2002年市政公用行業市場化改革以來的一次變局。

    2019年11月30日,每年一屆的中國環境上市公司峰會上,錦江環境總經理張超透露,公司剛剛開完股東大會,未來將更名為“浙能錦江環境控股有限公司”。公開信息顯示,2019年以來,環保企業迎來了一波更名潮,啟迪桑德、國潤環境和環能科技分別更名為啟迪環境、四川發展環境投資集團和中建環能,國禎環保也擬更名為三峽國禎環保。

    更名的背后,大多與收并購有關。2019年6月,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發布“2019年中國環境企業50強榜單”,排名前10強的企業中,國有企業占據6席,民營企業則只有格林美、東方園林、盈峰科技和碧水源4家入榜。其中的碧水源也于5月宣布引入國資成為其第二大股東。東方園林7月公告,引入國資成為其第一大股東。

    據南方周末記者統計,2018年5月至今,環保行業已發生至少18起國資入股民營環保企業的案例,參與入股的國企以北京、四川、江蘇、浙江等地的地方性國企為主,民企則涵蓋水務、大氣、固廢、生態等多個環保細分領域。

    2002年,原建設部出臺《關于加快市政公用行業市場化進程的意見》,由此拉開了市政公用事業市場化改革的大幕。最近的這一輪“國家隊”進場,是否意味著環保產業由“市場化”轉向了“國有化”?

    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首席環境政策專家駱建華表示,2002年市政公用事業市場化改革的目的是解決效率和速度問題,借助社會資本力量投建更多的污水、垃圾處理設施。如今隨著公眾的環境要求越來越高,投資越來越大,國有企業更具資本和資源整合優勢,也就更適合承?;肪持衛淼娜撾窳?。

    沒有一家選擇外企

    蘇伊士新創建執行副總裁孫明華發現,參加2019中國環境上市公司峰會的嘉賓中,有好幾位自己都不熟。例如清新環境,過去他們的總裁是張開元和張根華,都是自己認識十多年的朋友。今年則換成了李其林,一位36歲的新總裁。

    李其林介紹,清新環境第一大股東已經把25%的股份轉讓給了四川省國資委,變成了國有控股的一家混合所有制企業。隨著許多國有企業進軍環保產業,“如何與國企協作”也是他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最終,清新環境選擇了兼并重組?!拔蟻胝饈潛歡脛鞫慕岷??!?

    與清新環境不同,錦江環境則更多是主動出擊。2019年6月,浙能集團收購錦江環境29.79%股權,成為了錦江環境的第一大股東。錦江環境總經理張超表示,這是他們對于宏觀形勢和自身發展認真思考后的選擇,目的不是求生存,而是為了保持競爭優勢?!耙桓鋈擻歐繾嚀蚜?,莫不如順著風,再找一個人結個伴一起走?!?

    除了發現一些新面孔,孫明華發現另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這一輪民企“賣身潮”中,沒有一家民企轉讓給了外企。市場上也曾經有人向她介紹過股份轉讓的企業,她也派人去做過盡職調查、技術資金考察等,但最后大多數還是放棄了,“主要是沒法跟國企和央企比”。

    事實上,不光是民企,就連傳統的地方國有環保企業也開始“擁抱”央企巨頭,開展合作。從2018年開始,北控水務明確提出了“雙平臺”戰略,以及“輕資產”模式,與三峽集團開展了合作,資本層面由三峽集團牽頭,運營層面則由北控水務牽頭?!奧圩時疚頤歉韭鄄還肫?,也論不過其他一些具有金融性質的國企,北控水務的核心競爭力是運營能力?!北笨廝窀弊懿猛踔端?。

    與其讓別人治,還不如自己來治

    民企“賣身”,很大原因是融資難。

    在盈峰環境副總裁兼證券部總監劉開明印象中,2018年環保上市公司的整體跌幅達到50%左右,在A股所有板塊中名列倒數第二。2019年同樣不樂觀,到目前為止環保板塊跌幅約5%,而同期上證指數則是上漲16%,相差了約20%,遠遠落后于整個大勢。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與民營環保企業現金流長期為負有關?;繁2凳且桓觥白時局菩汀鋇牟?,項目總投資動輒幾億、幾十億元,而回報周期則長達20-30年,導致企業有大量的資金沉淀在項目上,資金需求非常大。

    同時,民企的信用評級一般都達不到2A+或3A的水平,融資成本比較高。過去融資條件寬松時,民企還可以通過超短融等手段獲得短期融資??梢壞┙鶉謖呤戰?,短期內大量債務到期,剩下的幾乎就只有股權質押一條路了。

    李其林透露,2018年以來,金融領域的“去杠桿”給企業融資造成了相當大的壓力。他們和許多同行一樣,也出現了股權質押率過高的問題,需要尋找途徑去解決,最終擁抱了四川省國資委。

    不過,多家環保企業負責人也告訴記者,環保民企之所以遇到困難,也與其自身經營失誤有關,擴張過度,為自己埋下了一些“雷”。

    “民企是撐死的,不是餓死的?!貝笤雷裳魯そ鷯老樗?,民營企業大多由小公司發展而來,管理能力、風控能力等都沒有跟上,當機會來臨時,他們沒有那么大的實力,卻承接了過多的項目,結果就出現了問題,“這可能是發展過程中遲早要付出的一次代價”。

    另一面,眾多國企為何紛紛進???在中電建華東院華南區域副總余浩看來,這主要是市場的需求?!暗胤秸枰恍┯械5?、有責任心的企業,能夠幫助他們負??己說難沽?,改善環境質量?!?

    此前,環保行業良莠不齊,有的企業憑借關系拿項目,治理能力不行,最終導致地方政府花了錢,還得被問責。

    “實際上國企最愿意做的是施工,賺快錢,國企很大程度上是被迫進入環保產業的?!苯鷯老楣鄄?,過去很多國企是做房地產和基建工程的,如今隨著房地產低迷、基建下滑,傳統的發包業務減少,不得不轉型。

    轉型過程中,有的國企本身也有污染問題,需要去治理。過去是依靠第三方企業來治理,現在與其讓別人治,還不如自己來治。

    中廣核環保產業有限公司總經理雷霆表示,生態環保是一個大產業,國際上很多世界500強公司都出自這個產業。中廣核認為它具有廣闊的前景,因此將其定位為主業之一。

    中國近幾年正處于環境集中整治期,這需要有大的資源配置能力,如資金調度能力、資源整合能力等,這些方面是大型國企、央企的優勢。

    以三峽集團為例,它是央企中為數不多獲得“國家主權級信用評級”的單位,目前資產覆蓋率(衡量公司償債能力的指標)只有48.8%,投融資能力非常強。

    “未來最好的商業模式是混合所有制”

    對于“國家隊”進場,市場各方觀點并不一致。

    在環保行業自媒體“瑞潔特研究院”主編權林看來,從行業長遠發展看,國企進場可能是個“壞消息”。因為環保行業需要技術的迭代和創新,而這些顯然不是國企擅長的,“中國的環保行業因此被拉下了創新的快車道”。

    瀚藍環境總裁金鐸表示,國企進場的確給民企帶來了一些焦慮,影響到他們對未來的信心。但國企并購也為環保產業保留了一些經驗豐富的環境治理團隊和成熟技術,避免了他們由于企業倒閉而流失人才的風險,為整個產業保留了“火種”。

    雷霆也表示,國企的優勢是做平臺,而民企則有技術專長,雙方是相互支撐的關系,“未來最好的商業模式一定是混合所有制”。

    還有民企提出,在與國企的合作過程中,大部分利潤都被國企拿走了。雷霆表示,這其實源自民企的議價能力弱,同樣一件事情,幾家民企都能干,相互競爭價格就壓低了。民企還是要提升專業能力,這樣才能提升議價能力。

    當然,合作也會面臨一些矛盾。例如,國企對社會效益非常重視,首先要讓政府滿意;而民企則追求一定的經濟效益,要求“股東利益最大化”。

    駱建華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環境產品具有“公共產品”的屬性,要求提供安全、普惠的產品,服務要普及化,還要讓老百姓用得起,而民企的局限性在于首要目標是追求效率和盈利。比如,一旦遇到水源地污染事件,政府的要求是“不計代價”來保障供水安全,而民企則肯定要考慮成本負擔問題。

    金永祥表示,過去環保企業主要承接的是技術、商務邊界清晰的項目,比如污水廠、垃圾焚燒廠等點上問題。

    隨著環境治理的目標越來越高,不但要解決污染問題,還要提供美好生態。不只建設一個污水處理廠,還要把河道兩邊綠化美化、道路硬化、路燈照明,建成小公園,需求已經由“污染治理”升級為“城市環境建設”。

    相較于邊界清晰的污水廠,國企進場后,承接了不少邊界不清晰的項目,如城市水環境治理。這些環境治理工程回報機制不明顯,只能依靠政府財政埋單。而民企由于融資成本高,又要求高回報,地方政府選擇國企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不過,國企也并非不計回報。尤其環保產業的一大痛點是地方政府欠費,經常導致環保企業運營困難,甚至出現污水廠出水超標反被地方環保局處罰?!骯葉印苯『?,這一問題能否得到解決?

    駱建華表示,這一問題依然還會存在,解決它要靠環境政策的創新,例如建立“誰受益,誰付費”的制度,這樣才能從根本上解決環境公共產品“由誰付費”的問題。

    傳播屬于全行業的知識和智慧
    通用閥門品牌 更多>>